更新:2017-04-28     阅读:244

  导语:黎安到许至言曾住的地方时,看着这别墅未曾改变的一切,她推开许至言书房的门,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把这些日子强忍的眼泪全哭了出来。这书房墙上、桌上,满满是她的照片。有吃饭的,散步的,看书的,睡觉的……她终于明白,为何当初住在这里时,许至言说任何地方都可以踏进,唯独书房不可以。

{一厢情愿的爱情,拿什么换得一次成全}

中兴街,黎安不时偷偷扭头看向离自己一米远的男生,男生似乎并不在意她时不时瞄过来的目光,双手插裤兜悠闲的走着。

“那个……嗯……我……”黎安终是憋不住,开了口,不知道怎么说,语无伦次起来。

“有什么事直说吧。就知道你约我出来不是压马路这么简单。”男生停下脚步,笑看着黎安说。

“初凉言,联姻是我们双方父母的意思,并非我情你愿,我希望解除婚姻,然后各走各的。我并不认为,如今的初氏集团要靠联姻来发展。反正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毕业后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当然,订婚也就催了。”黎安狠下心一口气说完,却听得旁人一笑,黎安恨恨的盯着发笑的人。

“黎安,你真是不可爱。”某人笑了许久,突然上前伸手揉了揉黎安的头发轻声说道。除了许至言,这是第二个与黎安有如此近距离接触的男生。黎安一时忘了反应,等她回过神来时,初凉言已经走远了。

墓地,黎安手捧百合站在黎然的碑前,看着照片上笑颜如花的姐姐,心生愧疚。

“姐,对不起。”黎安把百合放在黎然碑前,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能说什么。

“姐,你在里面很孤单对不对……”

许至言应约到墓地时,见黎安靠在黎然墓碑坐着,眼角有泪,他把百合花放在碑前,看着照片上的人,失了神。黎安见许至言来,并没有起来,见他手捧百合,冷笑一声,原来他也知道姐姐最喜欢百合花。

“我以为你没脸来。”黎安冷声说道,许至言听后并未答话,稍低了下头。他对不起她他知道,从和黎然在一起他便欠下她,欠她一份爱情,后来,又欠了一条命。这些年来他又何曾好过,日夜都在备受心理折磨中煎熬度过,几乎每晚黎然都会出现在他梦中,问他为何不爱他,他答不上来。他也曾试着爱过,可最终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和她在一起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个女孩娇小的身影。

回程中两人都没说话,一路沉默。墓地在半山腰,山路有些陡。黎安晕车,接下来就被捣腾的难受,刚开始还能看清,到下面脸色就有些苍白,疼痛难忍。

“许至言,我姐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动过心吗?”车快到山下高速公路时,黎安开口问道。

“动过,但不是爱情。”许至言专心致志的开车,早见黎安脸色有些难看,他尽量朝平处开,让车稳些。

“那……你对我动过心吗?”话说出后很久,许至言一言不发,不肯定也不否定。黎安突然间就笑出了声。

“许至言,你欠我姐的,用死抵债也还不清……”黎安笑着说完,猛的扑向许至言抢他手里的方向盘。许至言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阻止黎安时已经晚了。车撞向山路边的石壁上,许至言眼疾手快的把黎安的头按在怀里把她护在身下……

黎安睁眼醒来时眼前白茫茫一片,头有些晕,周围散发着她讨厌至极的消毒水味道。她扭头见父亲在病床旁坐着,眼睛有些红肿,见她醒来,喜得站了起来。

“小安,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黎父紧张的问道,黎安听后摇了摇头。

“爸……许至言呢?”黎安由于刚醒来声音有些沙哑,口干音小,却足以让黎父听清楚。车撞向石壁那刻她恨不得他死,而醒来这一刻,她又是多么害怕他死。

“已经抢救过来了,在重点监护室。医生说脑部受到重创,手术后二十四小时是关键期,倘若二十四小时后醒不过来,就成植物人。”轰的一声,黎安大脑一片空白。

他没死,却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小安,你昏迷期间我想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事情。不怪他,怪只怪我,如果当初不是我逼你姐,你姐也不会选择跳楼自杀,如果不是我把名利看得太重,我也不会因此失去一个女儿。而许至言亦是没有错,他不爱你姐,就算他们在一起你姐也不会幸福。”

“小安,爸老了,不能和你们年轻人的思想比。失去一个女儿我如今才觉悟,现在于我来说,名利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联姻的事,我会抽个时间同你初伯父说清楚,这些你不用管,爸会处理好一切。”

“放不下他就随心吧,看得出来许至言很在乎你,不然又怎会不顾生死把你护在身下。我想如果你姐在世,也不愿看到你这个样子,过去的总该让它过去。”

黎安闭眼回想着黎父临走前所说的话,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如果当初黎然所爱之人不是许至言,她想自己定是高兴的,可这世上哪有如果。

父亲说他在乎自己,他所做的一去,不过就是把当初对黎然的亏欠补在她身上。

这样的在乎,她宁可不要。

{纵然我原谅所有,终是原谅不了自己爱上你}

黎安硬是狠心到没去看许至言一眼,黎父刚走不久她便匆忙的出了院,匆忙到连病服也没来及换下。这十八年来最害怕度过的二十四小时,她去墓地陪了黎然。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过,黎安没合过一次眼,期间一句话也没说,靠着黎然的墓碑静静坐了二十四小时。

“姐,你是不是也不愿看到如今这样的我?”离开前黎安看着黎然的照片开口轻问,伸手抚上去,泪落了满行。

黎父早给黎安请了病假,黎安回家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几天,几天后她去A大退了学,黎父也不过问她,知道她有自己的想法。黎安说不想读书了想去国外,黎父欣然答应,为她安排好一切。

“小安,以后的路得靠你自己走,但记得,累时别忘了还有爸在你身后。”去机场那天,黎安看着父亲瞬间老了许多,不知何时起皱纹爬上了他的脸,听到他这话后黎安无声的哭了出来。

直到离开,黎安也没有问过关于许至言的任何消息,她不过问黎父自然也就不提。她不想知道,如今的他是一睡不醒还是睁眼重见这一切,因为这些,她想来都不重要。不知道总比知道好,给自己留一个念想,哪怕这念想会让她日夜难熬。她把自己关在屋里那几天,想了许多,放下了该放下的,原谅了不该原谅的。

可纵然她原谅一切,终是无法原谅自己爱上了许至言。

{我爱你,在你不知道的岁月里。}

五年后黎安回国,当天便去看姐姐,她没想到,竟会在墓地看到初凉言。岁月磨人却不在他脸上划下任何痕迹,一如五年前那番模样。初凉言看到黎安,也是不由一愣。

“这些年……过得好么?”

“嗯。”除了嗯,她能说她过得不好吗?很不好。

“黎安,你心真狠。当初一声不响的走了,连最后一面也不留给许至言。”听到许至言这个名字时,黎安心跳漏了半拍。时隔五年,她以为早该忘了。

“他……怎么样了?”醒了没有,过得好不好……太多的问题,她想问,却不知如何开口。

“醒了,却失了忆。”一句话,似把黎安打入地狱。他醒了,却失了忆,是不是代表五年前他就忘了她。黎安的心一阵阵绞痛,手握成拳,指甲深深掐进手心。

“黎安,这么多年了,有件事我定要告诉你,不然对至言不公平。他爱的,一直是你,早在十二年前,他就爱上了你。”

“至言就是这样,把什么都埋在心底,做事也总让人琢磨不透,明明……明明爱了你这么多年,因你姐姐的事,他硬是忍到一个字也没向你透露。他知道你恨他入骨,恨他让你失去了一个亲人。”

那天,初凉言告诉黎安一个关于许至言的秘密。

十二年前,黎安十一岁,那时的许至言二十岁。黎安忍不住好奇心偷偷跑去A大想看看姐姐喜欢的人长什么样,以至于姐姐每次回去都在她耳旁念他。

她蹲在校门等黎然,恰好让回家的许至言看到。那时黎安穿着碎花裙,梳着马尾辫,脸上有婴儿肥,看上去极为可爱,就是这样一个黎安,让许至言移不开眼。随后暗笑自己,一向不喜欢小朋友的自己,今天怎么突然回头多看了几眼。

那次黎安并没有见到许至言,而许至言第二次见到她,黎安也并不知道是他。当许至言把黎安的书包从企图打劫她的几个小混混手里夺过给她时,她颤着音说了句谢谢哥哥便走了,那时的黎安并不喜欢与陌生人接触。

自那起许至言经常想起黎安,他突然害怕起来,自己不会喜欢上一个小姑娘了吧。为了证明不是,当黎然给他告白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而那时的他,并不知道她们是姐妹。每次跟黎然在一起,看着这张与那女孩相像的脸,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她,他想自己真的完了,竟喜欢上比自己小那么多岁的女孩。不久后黎然突然慌慌张张的跑来找他,问他愿不愿意与她私奔,那刻他退缩了,提出了分手,他想这样对黎然并不公平,他不爱她。后来他才知道黎然的父亲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给黎然安排了联姻,她订婚当天,他选择离开那座城市,忘了这一切,终归是好的。

七年后他拥有自己的事业回到这座城市,在同学聚会中得知黎然当年跳楼的消息。也没想到会再次遇到黎安,时隔七年,当初的小女孩早已蜕变,他也能一眼就认出。透过车窗和雨水他瞧见她脸上的无助,那刻他心一紧,推门下了车。他下车那刻起,一切便脱离了轨迹,一切的一切,都逃不过命运。

十二年前,他不敢接受自己喜欢上比自己小九岁的女孩,选择了逃避。

五年前,他重遇那个女孩,掩盖不住的欣喜,却在得知她是黎然的妹妹瞬间万念俱焚,只好把爱埋藏心底。

五年后,他失去了记忆,再也记不起有关那个女孩的任何场景。

“我知道你会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我和许至言是从小玩到大的,无话不说。”听初凉言讲完,黎安刚准备张口,初凉言便先一步解开她的疑问。

“他现在在哪里?”

“他说去旅行,想在途中找回那失去的记忆,具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那天黎安怎么回去的她记不起,她只记得,那天自己没有流一滴眼泪。

黎安到许至言曾住的地方时,看着这别墅未曾改变的一切,她推开许至言书房的门,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把这些日子强忍的眼泪全哭了出来。这书房墙上、桌上,满满是她的照片。有吃饭的,散步的,看书的,睡觉的……她终于明白,为何当初住在这里时,许至言说任何地方都可以踏进,唯独书房不可以。

她现在知道了,他是怕她发现他对自己的爱。可是许至言,你不说,等她发现这一切时终归是晚了。

“不管你到了世界上的哪个角落,有没有想起曾经的过往,我终会在这里等你。许至言,我会等你,等你在旅途中找回记忆的那天,等你原谅我曾犯下的错误,然后找到这里……”

黎安搬到了许至言的别墅,她每天依旧烧两个人的饭菜,餐桌上摆两副碗筷。就如同,如同当初她等他回家吃饭一样。

无论时日多长,只要她活着,她就愿意等,哪怕最终有可能会孤独终老,她也不悔。(这一次很急很猛烈,直接刺进去了)

最新精彩图文推荐
秀色女神 www.xsnvshen.com 最新、最全、最绿色的宅男女神大全及美女图库!美女就当赏心悦目、秀色可餐!秀色女神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绝无露点,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暂停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