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2017-04-28     阅读:6139

导语:从云南回来的时候,我变的一黑一白。黑指的是:在云南的这段时间,我的皮肤变得黝黑。说的夸张点,是连爸妈都认不出来的那种黝黑。白指的是:整天忧心忡忡,胡思乱想,头上的白发瞬时增加许多,就像年过半百的人才有的青丝白发。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失去了你。

去的时候,我带着你,牵着你的手就像牵着幸福一样赶赴这座梦幻的古城,蓝天,白云,清水,飞鸽,无一不是带着悠悠的神秘。而路过的人,没有一个人身上不带着刻骨铭心的故事,忘不掉,抽不开不由自主的情。可回来的时候,最终,我只带着属于你的回忆和那些黑白照片。我轻轻的抚摸它们然后刻在心里,翻阅他们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那些黑白照片里,虽然色彩单一,但因你的面孔,张张如油画般自然美丽,且最主要的是,你没有笑容,即便是莞尔一笑,也不曾有。

那背景,那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和深不可测的想法,活脱脱亦真亦假的展现着一个故事。凄凉却让人不可自拔,自我沉浸,不让救赎。

Part1

我拖着行李箱刚从出站口出来,何小珞就上前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惊甫未定,任由她紧紧的抱着。但打心底里说,这个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出发前,我给她承诺,一个月后,我一定回来,带一个不一样的完全脱胎换骨的我展现在她面前。而回来前,我没有给她任何讯息,也没有给过任何她认识的人讯息。也就是说,我这次回来,原本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可结果,是她给了我惊喜。

在离一个月还有三天的时候,她晚上10点就准时出现在火车站出站口前,傻傻的等着,期待着那个脱胎换骨的我出现,直到凌晨一点才失望的离去。可就这样接连等了三天,我还是未能出现,直到第四天,她看见疲惫的我,拖着行李箱,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再也按捺不住,就猛的跑上去拥抱着我。

大学里,我就何小珞一个朋友,我们的关系,怎么说呢?就是那种睡在一张床上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人。所谓朋友,就是明明了解对方的缺点,却依然可以大方包容的关系。而我们,就是如此。

她知道我喜欢坐夜车,也知道我不喜欢被打扰,所以既没有打电话询问我何时归来,也完全不质疑我的承诺,于是就在离归来时还有几天的时候,就开始等我履行承诺。只是让我意外的是,她一个如此怕冷又害怕孤独的女孩,竟然可以接连四天一个人哆嗦的守在出站口一动不动。她拥抱我的时候,我确实惊喜,但更多的是,感动,知道去如何珍惜她。

她虽然身躯瘦小,但温暖足以融化我冰凉的心。放开我的时候,她只是一句句的喊着“大冰,大冰”,眸眼湿润,我询问她怎么了。她只是一味的摇头,依然喊着我的名字“大冰,大冰。”此时,我自然是猜的到的,我离开的这一个月,她过的和我一样,苦不堪言。没有倾诉的人,没有依靠的肩膀。

因为,大学里,她可以倾诉的人,也只有我一个。我们是如此的同病相怜,或者说,一直狼狈为奸的苟活在一起。

出站后,我们打车准备回到学校,此时,黑夜绵长,路灯微弱,任何生命都似乎奄奄一息,他们经过零下温度的冻结,漆黑的包裹,个个都蜷缩一团,而天空看不见一颗星辰,望上去,只觉得阴凉而深邃,叫人寒颤,哆嗦个不停。

上车后,何小珞一言不发,只是靠着我的肩膀,就这样靠着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也许,她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安慰的睡一觉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她自己的事情,加上对我的担心,她根本无法让自己安稳的进入睡眠。而这一刻,我终于信守承诺,毫发不少的出现她面前,她总算可以收起那个悬挂的心,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即使只有半个小时也好。

我叫醒她的时候,我们已经到学校门口,路程中,为了不打扰她,我叫开车师傅尽量开慢点,绕远路,走红绿灯多的地方,能让她多睡一秒便是一秒。

毕竟,我真的不忍心她伤痕累累的心口再触碰到任何不安。

Part2

我喜欢旅游,更喜欢流浪。远方有着我无尽的梦想,我不断远方,不断流浪。而云南已经是我第二次去,云南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我爱开始的地方。

可这次,变成了爱失去的地方。感情明明灭灭,就在那么一个地方。它卑微,可又是如此宏大。

姚慕,是我爱的终端。

我们是相遇在我第一次去云南的时候,那时候我刚下昆明的火车,我找到站牌,准备去订下的那家青旅,可就在站牌下,我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正在哭泣,坐在冰冷的地上,旁边求助排上醒目的写着,“刚下火车手机钱包被盗,望好心人帮助,筹齐路费回家”。看她的字迹,工整而清晰,浓重而不浮夸。字如其人,这句话我是相信的,而昆明小偷泛滥,这是我所了解的,来之前,下车之后,就有数不清的人跟我提醒过。

第一眼,我就相信她。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我总能一眼望穿与我同病相怜的人。我走近并告诉她,让她与我一起走,毕竟一个人的旅程总是孤独的,而带上她,我也不必为带着相机而找不到对焦点焦耳挠腮了。俗话说,一个人的旅程,只能称为瞎晃悠,我深有体会那种找到美却找不到人分享的孤独。

起初,姚慕是犹豫的,骗子有千万种,不缺少用我这种方式来利诱人的。

我理解她,于是我拿出我的身份证,学生证,还有车票给她看。接着又说,相信我一次,因为我相信你。

就这样,她整理好行囊,将那张求助排丢向垃圾桶,然后慎重的告诉我,我其实第一眼就很相信你,你的眼神就能说明一切。骗子的动作可以骗人,话语可以骗人,但眼神一定骗不了人。而看你的证件,我只想清楚的知道,让我相信的人叫什么名字。现在知道了,莫若冰。好凉的名字。

姚慕和我一起住在我订下的那家青旅里,在青旅里,拼床是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所以,我们毫不顾虑的就换到一间单间住下。那晚,我们各坐在一个床头,我静静的听着她的故事,一边抽着刚买的一包万宝路。

姚慕无父无母,出生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微凉的夕阳下,被爷爷抱回家时,爷爷花了大半的积蓄才将她救回人间。爷爷姓姚,慕是她已逝妻子的名,为了怀念和回忆,所以将她取名为姚慕。姚慕十一岁时,爷爷重病去世,这场病不仅花去仅有的积蓄,还欠下了外债,于是十一岁的姚慕一边做着成年人才能做的工作一边捡垃圾,还债,还了十年,终于还清。

爷爷在世时,经常给她讲奶奶的故事,奶奶是爷爷在云南的时候遇到的,云南不愧是艳遇的城市,年轻的时候,公司派他出差,可就在出差时,东西被抢,他不停的呼救,而当时的奶奶是个运动强手,奶奶没追多远就把他的东西从小偷手里追到。就这样,他们在这场追逐中相爱,直到老,依然怀念。

所以,云南对于姚慕,有剪不断的浓重情节。遗憾的是,过了几十年,云南的小偷依旧猖狂。还好,我遇到了她,总算暂时有了个依靠。

在昆明我们只住了一天就前往丽江,一路上,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姚慕,形影不离。天天晚上,我们都如第一天那样,畅所欲言的聊天。直到她连说话都掩饰不住睡意的时候才拉着被子的一端睡去,而我咽下一颗安眠药就很快进入梦乡。

丽江是云南省里神秘感最重的地方,每天起床,我们彼此都默契的转着一圈又一圈,看完一家店又一家店,因为我承担着两个人的费用,生活拮据,所以最后我们只买了一对手链一人一只戴在手上。但是彼此都是满足的,旅行不代表奢侈,留下印记留下回忆就足以缅怀。

走到鼓店的时候,店里放着小倩的《一瞬间》,声音清亮,却带着厚重的忧伤,那种孤独感和我们类似。姚慕不自觉走进店里,兀自敲起来鼓来。姚慕敲鼓虽然不成熟,但声音里也很明显透出一重重难以掩饰和言说无法抵挡的情感。

店主走近我们,向我们打招呼,话语亲切。然后也坐在姚慕旁边敲起鼓来,她敲鼓显然是熟练的,跟着音乐就哼唱起来,投入而自然。一曲完,随即放出的还是小倩的《我只在乎你》。店主让姚慕跟着她的手势敲,想象自己融入在歌里的环境里。这样就能一下不差舞出美好的节奏。果然,这次,姚慕很快就融入其中,敲出的声音更加沧桑,眼泪也不知不觉从眼里泻出来。

我知道,姚慕是很爱那个鼓的。她敲着敲着,不自觉的就进入自己的故事。敲出的声音,仿佛就是从她身上渗透而流出的悲鸣。我想把鼓买给姚慕,可是被她拒绝,因为她知道,倘若买了这个鼓,我们的行程就会在此终结。于是,她只好拉着我的手不舍的离开。可到晚上,我一个人借着上厕所为由,偷偷的来到这家店,买下这个鼓,然后送给了她。

姚慕悲喜交加,但还是紧紧的拥抱了我,那天晚上,我们没有聊天,而是那个拥抱之后就不自觉的接吻,做爱,姚慕是第一次,所以她既害怕又欢快的享受着,到最后,她迫切的希望我再来一次。

第二天,我给自己买了去A市的车票,给她买了H市的车票。H市是她爷爷的家,所以自然她是不能与我一起去A市的。但是我相信,只要彼此相爱,距离最多也就是个简单的考验,不足为惧。

Part3

在班级里,分为几个小组,各组各自分开拍摄短片或微电影,我和何小珞是属同一分组,分组里,她是导演。一次临时任务时,剧本已经拟好,只要找好演员就可以进行拍摄。接到任务的时候,我和何小珞正在一家网吧兼职,我们一边讨论着剧本,一边愁眉苦脸的寻思着该找谁做男主角。

男主角要求不高,不需要专职演员。只是以我们在学校的关系,没有人际交往,虽然自己的班的人也认识,但他们也都有各自的任务,完全抽不下空来别的组帮忙。就在我们一言不发的时候,店主突然从背后丢出一句话来,随便在控制台点一下,点到谁就找他去当男主角。

听到这句话后,我们面面相觑,这也不失为一个可行之策。于是何小珞闭上眼睛,随机的用鼠标移动点了一下。这时电脑控制台左侧出现一个名字:李直。

我们找到李直的时候,他莫名其妙一脸无辜的望着我们,接着我们说明来意,可李直一边照顾着游戏,一边不耐烦的应着我们。等他打完一局的时候,他摘下耳麦,问我们刚才唠叨什么,于是,我们又重新将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可这次他想都没想就连忙拒绝。我沮丧的望着何小珞,以为又是一场空,可她不罢休的对李直理论道,说过的话不可以反悔,刚才明明已经答应。李直无可奈何,只好下机,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与我们一起选择场地然后拍摄。

这天的何小珞很开心,自从上次分手后,她就没这么豁达过,虽然与那个男友的两人爱情并不深厚,但有了男女朋友这个关系,关心和爱护自然是少不了的。毕竟谁不喜欢被捧在手心的这个感觉呢,至少有个心灵的慰藉。

她的那个男友是从遥远的他方来到A市的,而来到A市,只为找何小珞,这让她倍感骄傲。但因为之前她们交集并不多,只是有个相同的兴趣爱好,人是善变的,兴趣爱好不是习惯,而久了就自然会腻,所以腻的时候,他们的感情就成为了缺陷,紧紧链接他们的也只有一个“男女关系”这个空壳。

空壳始终是要破裂的,就像气球,支撑不住时,总会爆破。那个男友最终因为出轨,何小珞再也忍受不住,便恶狠狠的望着他,叫他拿着他的行李马上滚出他的视线。而就在他出轨的那天,何小珞因为长期生活不规律的缘故,身体已经疼痛的快要虚脱。而他因为沉迷出轨,竟然浑然不知。

拍摄短片的时候,何小珞主动要求做女主角,不赶巧的,剧本里,有个接吻的镜头,何小珞和李直尴尬的对望着,彼此都不知所措。但对于其他镜头,我们总算都可以其乐融融的,顺利的抓拍到。

温暖的阳光下,李直和何小珞背靠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各自思绪万千,何小珞的世界我是了解的,只是对于李直,我无从捉摸。在那天网吧找男主角时,其实她早已想好找李直做男主角,只是因为我不相识他所以一直未能开口,而闭上眼睛准确无误的点到李直的位置,其实这个动作她已经重复了无数遍,自从她前男友出轨那天,她就一直对李直心应暗许,那天是李直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和安慰着她。而在她叫她前男友滚时,她已经笃定,李直将是她这余生里守候的人。

她每天守着电脑控制台,不自觉的就将界面点至李直上网的消费信息。不管电脑界面如何更换,她总能分毫不差的点回这个界面。而这些,没有人发现,被她深深的埋在心里,直至生根发芽。而我们所知道的,也正是所不解的,她以往那么讨厌喧闹的环境,而如今却甘愿栖身在喧闹的环境里。她以往那么恋家,如今却甘愿和父母吵架也不愿离开A市。

阳光下的何小珞,安静的像一只温顺的猫,就这样背靠着李直,心里有一股暖流攒动着,如果没有李直,我想,在她感觉里连阳光都是冰凉的。所以即使两人不说话,相比于看着他的消费信息,这样的相互安静的画面对何小珞来说也是奢侈。她只盼望这样的时刻可以多一点,再多一点,长一点,再长一点。

李直转向何小珞,欲言又止。李直是不明白何小珞的心思的,毕竟她掩藏的那么深。可就在他们依然对望的那一瞬间,何小珞利索的将头倾向李直,吻起他来。阳光穿过他们之间的罅隙,投射成不名状的好看的图形来,天空蔚蓝,白云自由的漂浮着,我们赶紧记录下这个镜头,为我们的短片储存着,也为何小珞的温暖储存着。

拍完这个镜头的时候,李直没有多说话就径直离去,继续戴着麦打起游戏来。而何小珞一番番的回忆着那个画面,幸福感一次次的冲击着她,有时坐在电脑看着他的消费信息的时候,总能兀自的傻笑起来。而也是因为短片的拍摄这段相处时间,何小珞变得更加痴情于李直。她甚至开始幻想着他们的以后,他们的幸福,杜撰着他们的美好的未来。

Part4

姚慕回到H市的时候,找了一份新工作,对于这份工作,她是不满意的,但因为工资可观,所以她还是勉强坚持着,起初,她天天打电话向我倾诉,而我也一直陪伴着她,开导和安慰她。

时间慢慢的逝去,让我不解的是,她不但没有习惯这份工作,反而脾气变得越来越急躁,所以很多时间,我们彼此都沉默在电话里。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怀孕了。毋庸置疑的,我们根本毫无能力去生育和培养这个孩子,所以不得不打掉,去医院的那天,我来到H市,陪着她度过这恐怖的一幕。那一瞬间里,我清楚的看到姚慕疼的狰狞的面孔,那苍白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心酸至极。我知道,这种疼痛感比自己死亡都难受。

而此时,我也告诉自己,这一生,姚慕就是我活着的源泉和借口。

待姚慕恢复正常后,我便回到了A市。之后的时间里,我一有空就拨通姚慕的电话,提醒着她吃饭喝水,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久而久之,她甚至可以背熟我的话,可她背完,我竟再也哽咽的说不出一句其他话来。原本肚子里那么多信誓旦旦的话,可还是被活生生的打回去。每次提醒完,我便沉默,而她为了打破这种僵局就以工作忙来推脱。有时索性直接挂断我的电话。而这次她背着我的叮嘱后,便再也不接我的电话,只是偶尔,她拨通我的电话,问问我近况。

我们是相爱的,但是距离和环境隔离着我们。而工作也是新增的一重难以逾越的障碍,这份辛酸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懂,虽然我时常也说,我一直都在,有我在,我可以帮你分担。但这毕竟是空话,我并非她的左膀右臂,只能看着她的苦,伤着自己的身体,与她同等疼痛,但丝毫减了不了她的疼痛。反而适得其反的增加她的压迫感和负罪感。

就这样延续着,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僵,就像千钧一发的野马,即将落下悬崖,但因为求生的欲望一直让它勒着自己的皮肤努力攀爬。

我发信息给她:让我们再去云南一次吧。你是爱我的,我知道。丽江的泸沽湖,就像天池,湖水清澈,宁静悠然,或许那里可以让我们洗净铅华,回到最初。还有双廊,那一直是你梦幻的古镇,你常常和我提起它,你说你以后要去那里安定下来。你回信息过来应许。

我将这个消息兴奋的告诉何小珞的时候,她还在默背着李直的身份信息,这个信息如今她已经倒背如流。何小珞也为我兴奋,但是她还一直叮嘱我,如果不能回到以前,希望我不要再做傻事,因为,她再也不想看到那个为想念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的莫若冰,那个没了姚慕就变得无比冰凉的莫若冰,那个因为姚慕不开心,而自己只有身体里流淌出血液的时候才可以对姚慕感同身受的莫若冰。

所以临走时,我答应何小珞,一个月后,我必定脱胎换骨,必定安全毫发无损的回来,站在她的面前,然后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接着我也告诉何小珞,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也自己把握好自己的事情,你把感情压抑在自己心里,那终究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自那次拍摄后,他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可你,时刻陶醉在那个时刻。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管是苦是甜,但起码还是份感情。所以你应该找个合适的时间,跟他说清楚,或许这是一份圆满的事情呢?只有尝试了,我们才能真正解剖和感受他的存在,不是吗?

说完,我们紧紧拥抱着,直到火车站广播响起进站的消息时,我们才不舍的放开。

这趟旅程,我先前往H市与姚慕会合,然后一齐与她前往丽江,前往泸沽湖。

part5

去丽江的路上,我加倍的呵护着姚慕,想把这些天遗失给她的爱和关心全部补回去,可这隔阂依然慢慢的形成,姚慕很小心的感受着我的关心,并客气的和我道谢。而到大理的时候,我们道听途说双廊其实只是平常的古镇,且现在,各处都在装修,充斥着浓重的水泥味和刺鼻的商业味。因此,姚慕改变决定,不想让自己失望,所以直接前往泸沽湖。我没有答允,毕竟眼见为实,所以我让她在大理休息一天,而我骑单车去双廊,一天后,我再回来。如果真如他们他们所说,那么我们再赶往泸沽湖也不迟。

姚慕点点头表示同意。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租辆单车赶往双廊,也就是这一天里,我独自费力的踩着单车,暴晒在太阳下,直到夜幕降临时才到达双廊,而晚上顶着疲惫的身躯游荡在双廊的各个角落,时而停下抽着烟,时而停下向姚慕报告着双廊这边的情景。直至走完整个震我才安心的睡下。第二天安眠药失效后,我又开始踩着单车赶回大理。到达大理又是夜幕。而此时见到姚慕时,我的皮肤已经被晒的黝黑黝黑,嘴唇已经干的破裂。

休息一晚后,依照行程,我们继续前往泸沽湖。果然,泸沽湖是个纯净的圣地,我们到达后,瞬时被那里的一切吸引。我们行走在湖边,我跟在姚慕后面,为她拍照,因为她独恋黑白照片,所以我将相机调成单一色,只记录着有她的照片。

就这样,我们在泸沽湖呆了几天,围绕着湖安静的转着。走到情人滩时,我本想多呆一晚,可是姚慕说没有丝毫的亲切感便随着她离去。而每天都是精疲力竭后,她便躺在床上便睡着,而我想说什么,却只得吃下加倍的安眠药后无奈的睡下。

走完整个湖时,姚慕又毫不迟疑的说离开。我知道,我没得挽留,所以只好买了两张去H市的车票,准备同她一起离开。

而此时的何小珞,她依了我的话,鼓起勇气在双十一光棍节那天对李直大声的表白。她用网吧的喇叭大声的呼喊,李直,我喜欢你。但李直并没有接受,在全网吧向他投去羡慕的眼光时,他狠狠的摔下耳麦,踢开电脑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那一整天,李直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何小珞只觉得黑夜漫长,任她怎么等待都无法看出天空的任何变化。她呆滞地望着电脑控制台,页面不在有李直的信息,她顿时觉得电脑异常的繁杂,于是她想整理整理,她一个个的点着结帐,不管下面上网的人如何叫嚣,她都坚持的点着,一边流泪,一边点着。点完之后,她心里舒畅多了,这样多整洁,空无一人。没有李直,一切都只能是空白。

第二天的时候,李直依然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戴着耳麦兀自的打起游戏,到了吃饭时间时,何小珞见她入迷已经完全忘记了饥饿,于是何小珞便亲自跑到餐馆请求老板让她自己下厨,然后把饭菜送到李直面前。何小珞来的不是时候,此时李直正输的猛敲键盘,见到莫名出现的饭菜,他没多想就将它扔出窗外,然后恶狠狠的喊了句让她滚开,不要这样没完没了。对于女人,他是丝毫没有怜悯心的。

至于之前那次安慰她,他只是因为同样被心爱的他甩掉,两人同为天涯沦落人,所以才有时间陪伴她,而这次安慰,却正好误打误撞的让何小珞心应暗许。可终究,女人,他没有丝毫的兴趣。

Part6

我和姚慕坐上离开的火车,我为她背着行囊,夜晚的时候,她说很累想休息一下让我也休息一下。于是我听了她的话咽下两颗安眠药后便靠在座位上睡去。可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经过了H市,而姚慕已经不见踪迹,不知在中途何地下车。打电话,回复的永远是关机状态。于是,我只好独自买到A市的火车,回到A市。

这一路上,我冥思苦想着,这么长时间,我每天都是吃下足够的安眠药后睡着,醒后便是白天。梦里,我依稀听到有人在喊我,那很像姚慕的声音,断断续续,微弱,所以我便没有理会。现在才透彻的理解,其实,在每个黑夜里,姚慕都会中途醒来,而这时,我自顾自的沉浸在睡眠里,不曾理会过,久而久之,她对我的依赖便一点点的失去,被黑夜打磨的一干二净。

而也正是那份压力庞大的工作,让她深刻的理解,她不能永远的依赖一个人,倘若这样,那会过的很辛苦,没有自由,为依赖的人笑而笑,为依赖的人哭而哭。所以,她干脆干净的跳出这个洞穴。让她自己无法依赖,让享受依赖的我也明白依赖的痛苦。

无可置疑的,何小珞虽然不是依赖,但她已经固执的将自己倾情的付出作为习惯,只要有机会,她便淋漓尽致的表现着她的体贴,即使换来的是冷眼或者不客气的吼叫,她都满足的自我安慰着,只要不是不理不睬,那就说明李直还是将她放在心里的,那么,也就证明,她还是有机会的。因为,女人,其实更适合男人。

Part7

从下车何小珞的那个拥抱里,其实我已经猜到了结果。而当时并没有言说,因为这是一个相聚的时刻,不值得忧伤,至少,我们相聚了,因为,我们的感情,是没有人能代替的。

回到住处的时候,我和何小珞相视而觑。然后彼此抢下各自的枕头,拿出烟默契为对方点着。抽完后就安静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详细的为我讲着她受到的冷嘲热讽,而我也给她讲着我的失去。

何小珞说:我在等待,你在挽回,但真的有个头吗?但是不管有没有头,我都愿意等待,我理解你,相信你也一样,你也愿意继续挽回。网吧就像他的城堡,他天天守护在这里,游戏能带给他快乐,那我就也一直守护在这座城堡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对于以前,从来只有我对别人呼来唤去,将别人甩在情字的路口,而如今,我被拒在情字的门口,这一切,犹如因果报应。

那么既然是因果报应,我甘愿承受,我相信老天不会如此不眷顾我,会禁锢我的一生一世。我看着他快乐,呆呆的望着他的身份信息,也算见证了他的成长。我知足了。所以从明天起,我依然去等待,依然去追求。

听完这段话的时候,我脑子闪现出双廊这个地方。双廊是姚慕的梦,她如此珍惜她的梦,那里也就是像她的城堡,而我,也是甘愿为她守护那座城堡的。所以我对何小珞说,我也去守护姚慕的城堡,双廊。如你一样,如果她也在双廊,那我与她一起守候,如果她不在双廊,那我等到直到她出现在双廊。我们一起守护着各自的爱,为对方祝福,也为自己祈祷。

于是在A市休息一天后,我又整理好行囊,前往爱的城堡:双廊。

临走时,我们还是互相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对何小珞说:倘若三十年后,你依然在等待,而我依然在挽留,那么我们就在一起吧。我们不做爱,不接吻,不牵手,相敬如宾,相濡以沫,就好。

何小珞微笑的点点头。

最新精彩图文推荐
秀色女神 www.xsnvshen.com 最新、最全、最绿色的宅男女神大全及美女图库!美女就当赏心悦目、秀色可餐!秀色女神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绝无露点,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暂停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