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2017-04-28     阅读:372

  吃过晚饭,像往常一样,邱湘挎上包去“纤丝”理发店上班。

“爸、妈,大斌哥——我上班去了”。

“路上小心”妈妈叮咛道。

“我知道”说完关上了门。

她走后,屋里一下子沉默了。爸爸坐在桌前吐纳着香烟,妈妈把桌擦了一遍又一遍,大斌哥则按着遥控器,看闪过的屏幕。

屏幕越闪越快,妈妈就略带怨气说:“看电视,就认准一个台,别乱换,别的不见得更好。”

他听后,关掉电视,放下遥控器,回头说:“爸、妈,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憋着怪难受。”

妈妈就停止了擦桌,坐近他身旁,说:“大斌,别怪妈唠叨,你看,你大学毕业工作2年了,2年里,你大姐、二姐相继都结婚了,现在就还有你和小湘了……”

“我不会跟她成亲的”他打断了妈的话。

“她有什么不好的”他爸一听,大声厉喝。

“她是我妹妹”

“她是你童养媳”

“什么年代了,还童养媳。”

“可你别忘了是她供你读初中、高中、大学的……”

“我会还给她的”

“你……你……哎,对,你现在是挣钱了,可你还得起她钱,你还得了她情吗?你能还她一生吗?”他爸怒气呼呼,瞋目指对,颤颤发抖。

他妈妈扶着他爸,抚拍着胸,说:“少说点,别气你爸了。”

他也不想争吵,放低了声调说:“她只能是我妹妹,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说完踏出家去。他妈妈又急跟出门,问:“你去哪?”

“有种你别回来,兔崽子”他爸怒不可遏。

天虽黑了,可街灯照耀如昼,他拖着长长的、沉沉的影子,漫无目地的走。

车,来来往往,穿梭如流,往事也一幕幕如潮水般涌来。

小时候,丘湘就像他的冤家对头,一见面就吵,就骂,一天不吵不骂就不痛快。

可就是这个样子,在一次打热澡水时,水桶倾倒,丘湘推开了他,自己却烫伤了下身。

更难忘的是,他升中学时,要到城里读,家里缺钱,她又主动提出去打工挣钱供哥读书,这一做便到了大学毕业。

在饭店,丘湘烫伤了手臂,转入理发店,又被洗发剂伤了手。严重的工作,又压矮了个子。尽管如此,她依然活泼开朗,有说有笑。

想着想着,他记起,有一次丘湘来校看他,带了好多吃的东西,吃完了才发现袋子里有一个香包,小巧飘香。从那时起,他便隐隐感到了丘湘的情素,而更确切的是在一次无意中听到妹妹和妈妈的谈话。妈妈说,要不给她招一个,丘湘说,她希望,如果命好就嫁给一个大学生。大斌明白,“大学生”指的是谁。

走着,走着,碰到了石阶,抬头一看,竟是纤丝理发店,不知不觉到了丘湘工作的地方。

透过窗户,他看到丘湘正在给一位顾客理发,又剪又修,又洗又揉,又垂又捏,一道道工序细而繁杂,做的不累,看的也累了。想到近十年来,丘湘就是这样子日夜操劳,看人脸色,心一阵痛,鼻一阵酸。

又看看丘湘一头乌黑半月发,一双炯炯有神眼,人瘦胸丰,皮肤皙白,别有一番风韵,令人心生怜爱。

在他看得出神时,丘湘发现了他,立刻露出笑容,这一笑是那么迷人。如流星闪现,她停下手中活,出来招呼他进店里坐,倒上茶水。

“你来看我吗?”

“嗯……对……顺路来看看”

“瞧,你的头发又乱了,让我帮你理一下。”

“不用,忙你的去”可还是拗不过她,从小都这样,习惯了。

大斌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小湘的温柔,小湘的美。内心涌动着一股暖流……

那晚,大斌和小湘手牵手一起回家,街灯一样照耀着,走过的路感受到了影子的和谐幸福。爸妈见了,怒未消,没言语,心里却喜滋滋的。

一年后,他俩结婚了,丘湘既不是妹妹,也不是童养媳,而是大斌心里早已埋下的爱种,现在发芽开花,要结果了。

他曾戏称自己是“大斌点‘丘湘’”。

最新精彩图文推荐
秀色女神 www.xsnvshen.com 最新、最全、最绿色的宅男女神大全及美女图库!美女就当赏心悦目、秀色可餐!秀色女神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绝无露点,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暂停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