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2017-04-28     阅读:571

导语:安东尼趁女人降低注意力,派人夺下女人手中的匕首。女人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似的,无力的摊在地上,目光呆滞,不知在看什么。安东尼一脸心疼,端起桌上的粥。捞了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吹了一口气,在确定不烫的情况下,向女人伸去。女人一下子推开,勺子摔落一地,粥也洒了一地。

“你给我滚出去,你如果再逼我的话,我就自杀在你面前!”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不断后退,手中的匕首,不断泛着寒光。

男人满脸无奈,一抹苦涩的笑浮现在唇边:“你,一定要去找他吗?”

女人大声喊叫,想要壮大自己的气势:“对,我爱的人只有他。安东尼,你就死心吧!”

安东尼趁女人降低注意力,派人夺下女人手中的匕首。女人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似的,无力的摊在地上,目光呆滞,不知在看什么。安东尼一脸心疼,端起桌上的粥。捞了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吹了一口气,在确定不烫的情况下,向女人伸去。女人一下子推开,勺子摔落一地,粥也洒了一地。

女人扯住安东尼的袖口,苦苦哀求道:“安东尼,我求求你,放我走。好不好?我想他,我想见他!只要你放我走,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安东尼目光复杂的看着她,眸底幽幽,看不清喜怒。许久才开口道:“初夏,当真让你做什么都可以?”

叶初夏猛地点头:“嗯嗯。”

安东尼苦笑:“你就那么想离开我?那好,如果受伤的话,那就回来。”

叶初夏眸光华流转,暗自忖思:袭焕和自己那么的相爱,怎么会伤害自己呢?随即爽快的答应。

安东尼努力绽放出一个笑脸,掩下眼中的伤痛。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与初夏相处了呢。重新找了一个勺子,掏了一勺:“现在可以把饭吃了吧!你应该不希望你的···袭焕看到这样子的你吧···”可笑,他安东尼什么时候堕落到用别的男人来哄自己女人呢?他的生活,一遇到初夏,就注定要改变。可是,如果是她的话,他愿意。

叶初夏漂亮的脸上终于又浮现出一抹笑意,接过碗,大快朵颐。

安东尼深邃的眼底一点一点变得黯淡,她,真的不爱他呢。

叶初夏吃完饭洗了个澡,还故意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安东尼坐在沙发上,捧起一张报纸看,余光却不肯放过那个小女人。当叶初夏以最漂亮的姿态出现在安东尼面前时,安东尼失神了。她好美,可惜,不是为他而画。

叶初夏伸出手在安东尼面前晃了晃:“喂,你在想什么?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安东尼尴尬的笑了笑:“咳咳,你刚才说什么?”

叶初夏看在马上就要离开的份上没有跟他计较,反而好心情的重复了一遍:“我说,你什么时候送我离开?”

安东尼眼神黯淡,把失望掩饰在眼底。“你希望我什么时候送你?一切听你的。”

叶初夏抿了抿唇:“唔···现在可不可以?”

安东尼感觉心口被什么刺痛,苦涩的笑了笑:“当然。”

叶初夏欢快的向门外跑去,安东尼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安东尼告诉叶初夏,封袭焕在和一群人聚会,在J市最大的KTV可以找到他。

叶初夏满怀期待的走到包间门口,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喜欢的人,心跳顿时乱了节拍。忐忑了好久才决定推门而入,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让她心寒。

黑帮里的那伙兄弟们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而封袭焕竟和一个女人深情对唱。之前安东尼告诉她,封袭焕变心了,她还不相信。叶初夏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无形的大手紧捏着似的,痛到无法呼吸,声音顿时冷了好几度:“幸福了这么久,梦也该醒了。”

这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包间里的气氛,众人不明所以,打开了灯。在看到来人时,都愣了。

精干利落的鹅黄色小洋装,淡妆微饰。最重要的是,她居然有着和仲夏一摸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是,她额间的那抹妖娆的朱砂记。

“叶初夏,怎么是你?”封袭焕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两道剑眉都紧皱在一起。

叶初夏走向封袭焕,语气似水般温柔:“焕,你还好吗?”仲夏向后退了几步,事情发生的太快,快到让她难以接受。这个女人,居然回来了。

封袭焕情绪的波动比一开始好了许多,一脸淡漠,冷冷的甩开了叶初夏的手:“我怎样关你什么事?滚~我不想看见你,再多看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叶初夏一脸不可置信,她不相信她爱的人真的变心了。他,怎么可以这般对她?叶初夏神色痛苦,眉宇间染上淡淡的哀伤:“焕,不要让我离开你。离开你我会活不下去的!”情绪上来,一对秋水染上一层水雾。泪珠不受控制的划过面容,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更显得楚楚动人。

封袭焕拂袖,转身背对着她,冷酷的开口:“那你就去死吧。”语气淡漠,平淡得听不出一丝起伏。叶初夏缓缓阖上眸,幻想睁开眼封袭焕还会温柔的对自己笑,沙哑着嗓子对着他的背影开口唱道:“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眼泪再次滑下,像流落人间的堕天使。

她渴望回到过去,希望封袭焕能再像以前一样疼爱自己。可惜,封袭焕丝毫不为所动。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封袭焕觉得很有必要做一个了断,回眸看她:“我也送你一首歌。”叶初夏明眸中闪烁着细碎的星光,语气说不出的喜悦:“真的吗?好、好!”在他面前,她永远是卑微。

下一秒,一字一句地说出题目时,却让她如坠冰窖:“《违心爱情》。”

叶初夏秀眉紧颦,声音颤抖到自己都快找不到了:“我们···一定要这样吗?”封袭焕无声的笑了,唇角绽放出一抹讥诮:“呵,我们早就在三年前就结束了,你还是好好享受我为你唱的最后一首歌吧。”

“无所谓我爱你是该被下一个代替

你躲在角落里若无其事的表情谁谁谁都不屑恨你···”

叶初夏眼角眉梢满是憔悴,眼底的光芒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唇角扯出一抹讥诮。当年,她和封袭焕去沙漠。结果遇上仇家,两人都被捉住了。她为了救他,不知吃了多少苦,差点被那伙人玷污了。不知为何,她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躺在安东尼家。她心心念念的都是他,一醒过来就想着去找他。可是,被安东尼囚禁了整整三年。她为他牺牲了那么多,难道就是为了得到这么一个结果吗?

叶初夏咬了咬唇瓣,心头闷闷的:“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吗?”

封袭焕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身上的寒气似乎能凝结全身的血液,终还是残忍的开口了:“是。”

叶初夏眼底满是血丝,恍然间看到了角落里的女人。踉踉跄跄的上前,在看清那个女人的面容时,忍不住惊呼:“居然是你,仲夏?”多么好笑啊,抢袭焕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妹妹。叶初夏大脑一片混乱,伸手掐住仲夏的脖子,精致的脸上涌起一股煞气:“说,是不是你这个贱人勾引了我的袭焕?”

仲夏嗤笑,一把甩开了叶初夏的手,皮笑肉不笑,反唇相讥道:“我亲爱的姐姐,如果我是贱人,那你又是什么呢?”

众人一阵吸气,姐姐?怪不得一模一样!

“再说,你哪只眼看到我勾引这个男人了?就算勾引,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是他老婆还是他妈?你管得也太宽了吧!自己没本事,还怪地球没吸引力了。可笑,凭什么认为所有男人都要围着你转?你以为你是谁啊?地球没了你照样转!”

之于仲夏的一通狂轰乱炸,叶初夏一时反应不过来。她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眼睁睁的看着仲夏拉着封袭焕走出了包间,无力挽回。

“服务员,给我再来一瓶酒!”叶初夏心头闷闷的,想要发泄出来,只能借酒消愁了。因为喝了太多的酒,白皙的俏脸浮起大片不正常的潮红,抱着酒瓶,喃喃自语:“袭焕~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服务员又拿上了一瓶伏特加,叶初夏熟练的打开。拿起酒瓶,正打算一饮而尽,却被一只手拦住了。叶初夏杏眸迷离,绽放出一抹无害的笑,含糊不清的开口:“帅哥,你是谁啊?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安东尼看着叶初夏的样子,脸上满是心疼,不由分说的把她抱在了怀里向他的专属房间走去。

叶初夏坐在床上,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伸出手指玩起安东尼衬衣上的扣子,扯了半天没扯下来,叶初夏跟着颗扣子较上劲了。安东尼颔首,不由的失笑:“你扯不下来的,别白费力气了。”

叶初夏哇的一声哭了,安东尼慌了,胡乱的安慰道:“怎么···怎么哭了?不要哭好不好?”叶初夏抬眸,长卷细密的黑羽扇挂着晶莹的泪珠,突然笑了:“你上当了!呵呵,真是笨死了!”

安东尼却笑不出来,一脸正色道:“夏夏,想哭的话就哭吧,我可以把肩膀借给你。只要你愿意,我愿意把这个位置永远留给你。”叶初夏伸手搂住了安东尼的脖子,把唇凑近了他的薄唇,轻轻印下一吻。安东尼心微微悸动,反客为主,把舌头滑了进去,疯狂地攻城略地,攫取她的气息。

这一夜很静,很迷离。而这两个人像两只互相取暖的刺猬、受了伤互相舔伤口的小兽。

等叶初夏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空的,只剩她一个人。眼底藏不住疲惫,现在的她很迷茫,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掏出手机打给了她最不想打给的人—叶深蓝。

叶深蓝是她的母亲,也是仲夏的小姨。叶深蓝和叶海蓝是双胞胎,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叶深蓝喜欢上了自己的姐夫仲白,想尽办法接近仲白。于是,借着仲白出差,晚上跟到酒店,伪装成服务生给仲白下了药。这才有了叶初夏,仲白悔不当初,死也不承认叶初夏是他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叶初夏为什么姓叶不姓仲的原因。叶深蓝深知自己勾不住仲白的心,就让小初夏想办法让仲白留下来。每次,仲白一走,叶深蓝就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在小初夏身上。后来,仲夏的母亲发现了这一秘密,宁死不肯二女侍一夫,饮药自杀了。

“喂···”

叶初夏把她的事简单的说了说,想要听听叶深蓝的意见。

叶深蓝不由的讥讽:“这点小事也算事?你明天把她喊回家来,看我怎么招待她。”

叶初夏吞了吞口水:“妈,你想做什么?千万别把事搞大啊!”

叶深蓝嗤嗤的笑了:“瞧你那点胆子吧,怪不得斗不过那个小贱人。一切听我的,我自有分寸!”匆匆的便挂断了。

叶初夏考虑再三还是来找仲夏了,她不想放弃她经营多年的爱情,那毕竟是她的初恋。“夏夏,妈妈···想让你回去一趟···”叶初夏努力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可还是藏不住眼底的慌乱。

仲夏丝毫不买她的账,冷哼:“那是你妈,不是我妈。”

叶初夏紧张到丹蔻长甲刺入肉中都毫无意识,大脑飞速旋转,随口扯了一句:“是爸爸,他···病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你不要乱讲好不好!不可能的事,那男人有本事跟自己的小姨子勾搭,怎么没本事活下来?”仲夏暴走了,露出无法忽略的恨意。虽是这样说,可仲夏还是去了。

仲夏无力的敲了敲门“咚咚咚~”

“来了。”一个娇媚的声音从门里传来,打开门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妇,正是叶深蓝。仲夏看都没有看叶深蓝,越过她径直走到桌前。

叶深蓝见是仲夏,原本微笑着的脸瞬间倾塌,伸手就重重的给了仲夏一巴掌。仲夏由于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仲夏坐在地上,嘴角渗出血渍,很是狼狈。

叶深蓝一脸厌恶,开口就骂:“贱女人生的也果然是贱人,简直跟你死去的妈一模一样,就知道勾引别人的男人!”

仲夏眼底跳跃着怒火,一下子跳起来,一脚就踢在叶深蓝小腹上。歇斯底里的大吼:“恶心死了,你少提我妈的名字,你还不配!”

叶深蓝一脸痛苦,不停的的呻吟:“女儿···女儿啊···”

仲夏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中似的,之后就没了知觉。

叶初夏心里很是害怕,在看到仲夏身下的血时,害怕的尖叫:“血~妈,我该怎么办?我杀人了?我该怎么办···”叶初夏手一抖,啤酒瓶子一下子摔得支离破碎。

叶深蓝支起身子,冷冷的笑了:“你慌什么?还不快把这个贱人锁到地下室!”

叶初夏花了不少钱才把额间的那抹朱砂记除去,叶深蓝让她扮仲夏呆在封袭焕身边。“袭焕,我们还从来没有约会过呢。陪我出去,好吗?”叶初夏眉眼弯弯,说不出的明媚靓丽,伸手亲密的搂上了封袭焕的胳膊。

“嗯。”封袭焕有些不太习惯仲夏今天的语气和举动,仲夏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可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破绽,封袭焕放弃了胡思乱想。

于是,两人牵着手去了以前常去的游乐场。

叶初夏眯着眼,站在摩天轮下,仰望天空。笑眯眯的提议:“我们去坐摩天轮,好不好?听人家说,情侣一起坐摩天轮就会一直幸福的走下去。焕,我们去坐好不好?”叶初夏无耻的卖萌了,扯了扯他的袖口。

封袭焕唇角轻扬,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好!”

随着摩天轮渐渐上升,地面上的建筑物也慢慢变小。“哇~焕,你快看,好高啊!果然一览无遗,世界好小哦!”叶初夏兴奋得像个孩子,封袭焕呆呆的看着她完美的侧脸,痴了。鬼使神差的俯身颔首吻上她的粉唇,叶初夏感觉心跳乱了节拍,热情的回应着。封袭焕心情大好,按紧她的后脑勺,两人忘情的拥吻在一起。

“焕,和我去海边玩,好不好?”叶初夏感觉幸福太不真实,感觉封袭焕带给她的爱慢慢的吞噬着她。仲夏,对不起,允许我自私一回吧,我只想借你的幸福几天。

封袭焕一口应下:“当然,可以。现在就可以去啊!”

叶初夏唇角爬上笑意,看了看天:“可是,天都快黑了呢。”

封袭焕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有开车。”

两人不一会儿便到了海边的别墅,海风掀起叶初夏白色的裙摆。一头墨染色的长发在风中轻扬,叶初夏轻轻地阖上了眸,纯净的像一个天使。

封袭焕捋起自己的袖口和裤管,赤着脚在沙滩上奔跑,一把抱起叶初夏。叶初夏惊呼出声,拍打着封袭焕的胸口,忍不住娇嗔:“真是的,你把我吓坏了!”

封袭焕邪邪的笑了,把叶初夏压在身下,狠狠地亲了一口,她的喘息声迎面扑来,他已经开始深陷沉沦:“我好喜欢你!要不是这里人太多,我真想在这里就把你拆之入腹!”

叶初夏白皙的俏脸然上一层绯红,软软糯糯的出声道:“说什么呢你。”声音低到如蚊吟,她大概不知道自己娇羞的样子甚是迷人。两人在沙滩上嬉戏打闹,殊不知,某个角落里的人正黯然伤神。

天渐渐阴沉,天边乌云翻滚,雨点淅淅沥沥的落下。

封袭焕有些担忧,开口唤道:“夏夏,回去吧。下雨了呢,我担心你淋雨感冒。”

叶初夏摇了摇头,唇角绽放出一抹笑,欢快的旋转:“你不觉得在雨中散步很浪漫吗?而且,雨也不太大。别走,好不好?”叶初夏眨了眨眼,撒娇意味十足。

封袭焕一脸为难,可唇角的那抹笑出卖了他的心:“那,好吧。”

谁想到仲夏用身子撞开了玻璃,从地下室逃了出来,还好死不死的正好给封袭焕打了一个电话。

天越来越阴沉,黑暗似乎要吞噬了整个大地,黑色的气雾氤氲了两个人,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黑雾让两人看不清彼此的脸,也看不清彼此的心。叶初夏顿时了解了他们之间心的距离,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亿光年,再也不能牵手。

沉默了许久,封袭焕终于冷冷的开口了:“叶初夏,你到底想做什么?”

叶初夏顿时方寸大乱,支支吾吾半天不知如何开口:“我···我···”

封袭焕一想到叶初夏害得仲夏浑身是伤,他就想掐死她,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忍心那么对你的妹妹?”

叶初夏被掐得喘不过气来,一脸冰冷:“妹妹?妹妹就可以抢我的男人了么?封袭焕,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你都看不到呢?你怎么可以变心呢?”

殊不知,此时的封袭焕早已失去了理智,哪还听得进去?待以后想起这些话的时候,悔不当初。

“啪!”封袭焕忍不住动手打了叶初夏一巴掌,眼底跳动着火苗:“贱人!”

叶初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抹掉唇角的血渍,笑得张狂:“或许吧。”她就这样笑着,不知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嗤笑封袭焕当年对她许下的承诺。

封袭焕双目充血,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枪口指向叶初夏。叶初夏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隔着水雾早已看不清封袭焕的面容,心头不断传来揪心的痛楚。叶初夏捂着心口,无声的笑了,唇角挂满讥诮。这就是她憧憬多年的初恋啊,到最后竟然要以生命为代价了,原来心疼的样子是这样的。

叶初夏缓缓阖上眸,唇角翕动:“你,动手吧。”

“砰!”

叶初夏素白的衣裙上开出了大朵的血花,这时,一个男人跑了出来。把叶初夏搂在怀里,歇斯底里的大喊:“夏夏、夏夏,我不准你死!你还没答应嫁给我呢,怎么可以离去?我答应你要照顾你一辈子的,为什么你始终都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呢···”安东尼呜咽了一声,早已泣不成声。

叶初夏感觉生命在指尖一点一点逝去,可最后见到却是安东尼。叶初夏伸出手抚摸着安东尼的脸颊,温柔的笑了:“亲爱的,你还爱我吗?”

安东尼猛地点头,紧握着她的手:“我爱你、我爱你,我只爱你一个。夏夏,你放心,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我不允许你离开!”

叶初夏摇了摇头:“没用的,已经太迟了。谢谢你···曾经爱过我。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永远阖上了眼。

安东尼歇斯底里的大吼:“不~~~”

安东尼起身走向封袭焕,冷冷的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当年在沙漠的时候,她为了救你,受尽了苦。根本不是抛下你,独自一人离开了。当我发现她的时候,浑身是伤。她为你做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变心呢?如今,你还亲手杀了她,你简直不可饶恕!”

封袭焕怔住了,扯了扯嘴角,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她没有告诉我?”

安东尼面无表情,不语。

封袭焕苦笑,自己一个人还傻傻的恨了她那么久,原来都是子虚乌有。真正爱自己的人,却被自己亲手杀了。封袭焕跪在地上,一步一步爬向叶初夏,伸出手颤微微的抚摸她安详的容颜。真正可恶的人是自己,封袭焕真想陪她一起去。掏出枪对准自己的胸口,在扳动扳机时,被安东尼拦下了:“你以为一死了之就万事大吉了吗?我要你用下辈子去忏悔你对夏夏所犯下的罪孽!”话音一落,抱起叶初夏向海岸线走去。

封袭焕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远走。

多年以后,安东尼早已不复从前那般的俊美,一头金黄色的短发变得白发苍苍。抱着装着叶初夏尸体的玻璃棺,淡淡的微笑,声音干哑:“夏夏,你等着,我这就来陪你了。”之后,安东尼便安详的离去了。

仆人们按照安东尼生前所述,把叶初夏和他葬在了一起。

最新精彩图文推荐
秀色女神 www.xsnvshen.com 最新、最全、最绿色的宅男女神大全及美女图库!美女就当赏心悦目、秀色可餐!秀色女神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绝无露点,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暂停订阅